单位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中国移动就算能通过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合作

摘要这是微信继今年四月、七月后,又一次大范围失灵。前两次事后解释的原因,一次是机房交换机出硬件故障,一次是路段施工导致光缆被挖断。这次不知道事后总结会是什么。在上次出现大规模故障后,马化腾已正告微信要加强
…8月19日即时通讯/IM产品“易信”发布。嗖嗖地已目前已上了App
Store前三名。微信为表示对友军的庆贺,英勇地于当日晚上10点左右挂掉。公众平台、朋友圈、游戏等链条环节,一一崩溃,无法连接。以上一半玩笑。真实的另一半是:微信真的又出大规模故障了。微信团队在新浪微博的告示如下:这是微信继今年四月、七月后,又一次大范围失灵。前两次事后解释的原因,一次是机房交换机出硬件故障,一次是路段施工导致光缆被挖断。这次不知道事后总结会是什么。在上次出现大规模故障后,马化腾已正告微信要加强容灾处理能力建设。这次“出错”的时机出现得太有趣了。欢迎明天阴谋论者们踊跃登场。

摘要为进一步严惩网络犯罪,2019年10月2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为进一步严惩网络犯罪,2019年10月2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搜索引擎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造成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用户信息泄露的,将被纳入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入罪标准,提供服务的单位和个人将承担刑事责任。为网络犯罪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等都将被认定为“情节严重”。按照规定,提供信息发布、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网络支付,利用信息网络提供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都算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等都可能入罪。《解释》进一步明确:刑法规定的“违法犯罪”,包括犯罪行为和属于刑法分则规定的行为类型但尚未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目的而设立或者设立后主要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利用信息网络提供信息的链接、截屏、二维码、访问账号密码及其他指引访问服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发布信息”。  具体来说《解释》共十九条,主要包括以下十个方面的内容:(一)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主体范围。网络服务提供者切实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是维护网络安全的前提和基础。根据刑法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情节严重的,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解释》进一步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范围,即包括提供下列服务的单位和个人:(1)网络接入、域名注册解析等信息网络接入、计算、存储、传输服务;(2)信息发布、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网络支付、网络预约、网络购物、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站建设、安全防护、广告推广、应用商店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3)利用信息网络提供的电子政务、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二)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前提要件。根据刑法规定,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以“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作为前提要件。根据司法实践的情况,《解释》进一步明确
“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是指网信、电信、公安等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承担信息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部门,以责令整改通知书或者其他文书形式,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改正措施。认定“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应当综合考虑监管部门责令改正是否具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改正措施及期限要求是否明确、合理,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具有按照要求采取改正措施的能力等因素进行判断。(三)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有严重情节的,构成犯罪。为统一司法适用,《解释》根据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不同情形,对其入罪标准作了明确:(1)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具体从违法信息数量、传播范围等方面加以判断;(2)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具体从泄露的用户信息数量、后果严重程度等方面加以判断;(3)致使刑事案件证据灭失,情节严重的,具体从相关证据所涉案件重要程度、造成证据灭失的次数、对刑事诉讼程序的影响等方面加以判断;(4)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具体从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重要程度、前科情况、造成后果等方面加以判断。(四)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客观行为方式。根据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三种行为方式:(1)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2)发布有关制作或者销售毒品、枪支、淫秽物品等违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违法犯罪信息的;(3)为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的。针对司法实践反映的问题,《解释》进一步明确:刑法规定的“违法犯罪”,包括犯罪行为和属于刑法分则规定的行为类型但尚未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目的而设立或者设立后主要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利用信息网络提供信息的链接、截屏、二维码、访问账号密码及其他指引访问服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发布信息”。(五)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主要从如下几个方面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一是设立网站、通讯群组、发布信息的数量。《解释》规定,假冒国家机关、金融机构名义,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数量达到三个以上或者注册账号数累计达到二千以上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通讯群组,数量达到五个以上或者群组成员账号数累计达到一千以上的,或者发布有关违法犯罪的信息或者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达到相应标准的,属于“情节严重”。二是违法所得数额。《解释》规定,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三是前科情况。《解释》规定,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的,属于“情节严重”。(六)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主观明知推定规则。根据刑法规定,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要求行为人主观方面“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根据司法实践的情况,《解释》总结并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主观明知的推定情形,即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证据的除外:(1)经监管部门告知后仍然实施有关行为的;(2)接到举报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的;(3)交易价格或者方式明显异常的;(4)提供专门用于违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术支持、帮助的;(5)频繁采用隐蔽上网、加密通信、销毁数据等措施或者使用虚假身份,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的;(6)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的;(7)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七)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即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1)为三个以上对象提供帮助的;(2)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3)以投放广告等方式提供资金五万元以上的;(4)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5)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6)被帮助对象实施的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7)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此外,确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查证被帮助对象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但相关数额总计达到前述标准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八)明确了单位实施相关网络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根据刑法规定,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主体均可以是单位。为严惩单位实施的相关网络犯罪活动,《解释》规定:“单位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释规定的相应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九)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职业禁止和禁止令适用规则。刑法规定,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从事特定活动。鉴于网络犯罪相当程度存在再犯现象,不少罪犯“重操旧业”的现实情况,《解释》专门规定对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罪犯可以依法宣告职业禁止和禁止令,即“对于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职业禁止;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依法宣告禁止令。”(十)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罚金刑适用规则。网络犯罪具有明显的牟利性,行为人实施该类犯罪主要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让行为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进而剥夺其再次实施此类犯罪的经济能力。基于此,《解释》规定:“对于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应当综合考虑犯罪的危害程度、违法所得数额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况、认罪悔罪态度等,依法判处罚金。”(更多内容详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摘要近日中国电信携手网易挑战微信,推出“易信”。为了表明勒住微信这匹狂奔的“野马“的决心,易信发布会除了王晓初、丁磊亲自出席,还拉来了搜狐张朝阳、联通创新业务部总经理、京东副总蓝烨站台助威。近日中国电信携手网易挑战微信,推出移动端即时通讯/IM产品“易信”。为了表明勒住微信这匹狂奔的“野马“的决心,易信发布会除了王晓初、丁磊亲自出席,还拉来了搜狐张朝阳、联通创新业务部总经理、京东副总蓝烨站台助威。在此之前,联通向微信伸出了橄榄枝,两家合作推出了“微信沃卡”。至此,三大运营商应对微信思路已经清晰。中国联通对微信张开怀抱,携手合作。中国电信则一方面收着微信们的带宽和机房租赁费,一方面拉上网易推出易信狙击微信。“易信”虔诚地复制微信,提供的短信和电话留言这两个新功能目前看来不痛不痒,但由于其还说得过去的产品以及挑战微信的姿态,获得了大量关注。此时,三家“老虎”仅剩一家中国移动,对微信态度不甚明朗。1、中国移动被影响最严重,狙击QQ和微信均以失败告终中国移动在即时通讯/IM领域发力最早,一度有与腾讯抗衡的决心。在QQ时代便推出飞信,并且占据了中国即时通讯/IM市场第二的份额。2011年9月,微信推出半年后用户量突破五千万,中国移动推出飞聊进行狙击。不及两年,飞聊暂停更新维护,狙击失败。今年儿童节,中国移动再次出手,在海外推出整合VoIP电话功能的Jego。3周后,Jego被叫停,暂停新用户注册。此后杳无音讯。目前中国移动应对微信的态度显得颇为消极。但微信对中国移动的消极影响又最大。中国移动面临的形势最为严峻。中国移动去年70%的收入来自传统的语音和短信收入。微信带来消极影响的正是语音和短信业务,影响了中国移动的老本行。除此之外,中国移动也是三家运营商中唯一一家呈现用户负增长的移动运营商。再加上用户ARPU值的持续走低,中国移动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与之相反,中国联通3G收入则占到了47.4%,增长率高达82.6%。财报显示,中国联通上半年完成营业收入人民币1443.1亿元,同比增长18.6%,净利润53.2亿元,同比增长55.0%。而中国电信的收入结构则最为多元化。固网语音、移动语音、互联网接入(上网)、增值、综合信息应用服务、基础数据和网元出租等等。去年电信的移动语音收入比重为17.4%,互联网接入(上网)占比最大为31%。除了收入依赖移动业务少外,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也只有1亿多,中国联通2.7亿,中国移动7.45亿。微信对电信的影响可谓最小,并且很难绕过电信的互联网接入业务。从以上数据上可以隐约看到三家运营商对微信态度不一致的原因。中国移动尝试过拥抱微信、打压微信、挑战微信,但都以失败告终。不论是王建宙亲临深圳腾讯大厦,抑或王建宙和刘炽平在博鳌亚洲论坛的“磋商”,还是运营商对OTT收费的传言,以及飞信飞聊Jego,中国移动不同时期对微信及腾讯都有不同的态度。(实际上,腾讯创业初期正是靠成为中国移动的梦网业务SP解了燃眉之急。)但上述“解决微信问题”的方式,都不了了之。中国移动正在花力气建设4G网络,以求用更好的网络质量来留住用户,同时给OTT业务提供更好的流量通道,进而从语音短信收入向流量收入转型。2013年中国移动4G网络建设投入达417亿元,中国电信已向中国移动发起4G网络租用申请。2、终端预装推广渠道强,但没有杀手级业务,或与建设模式有关在4G网络铺开之前,中国移动将如何应对微信很不明朗。为了抢占3G用户,互联网说法是“入口”,中国移动新成立的终端公司积极运作,先后与中华酷联、小米达成合作,覆盖终端已经较为广泛。2013年,中国移动终端公司预计销售量达8千万部。这些终端虽然成为中国移动的一个良好的应用推广渠道,但上面预装的应用却没有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有互联网从业人士表示,中国移动定制机预装的应用大都是自娱自乐的玩具。有手机游戏、手机视频、手机电视、手机动漫、手机阅读、Mobile
Market、手机杀毒先锋、彩云、咪咕音乐、无线城市、飞信等。这些应用即浪费了宝贵的终端推广资源,也成为定制机被诟病的诱因,魅族CEO黄章就曾针对此吐槽中移动。这些应用大都来自中国移动各大基地,其中大部分又来自互联网基地。这个基地位于广东天河区著名的风景区火炉山下,与很多互联网公司和软件公司毗邻,属于中国移动九大垂直基地之一。与中国移动其他办公楼比,这个园区显得更加科技感。园区内有种满热带植物的山丘,有停泊着快艇的湖泊,还有专人维护的大草坪。园区的建筑统一采用钢结构,室内设计也很有现代感。尽管环境不同,但中国移动的做事方式却无法改变。或许“船大了难转弯”。据一位接近中移动人士透露,这个基地由少部分中国移动员工和上百家合作方组成。每一个产品的设计、开发、运营、维护、推广都被拆分成不同的部分外包给第三方。**中国移动员工主要承担项目经理角色。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汇报材料和协调沟通上。与运营商业务软件类似的建设模式、合作方式和考核体系,决定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业务不可能以互联网的方式扁、平、快地开展。此前曾有消息称中国移动将于5月在互联网基地的基础上,成立互联网公司,以提升互联网业务在公司的地位,整合更多的资源和能力。但是,过去一个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成立事宜被无限期挂起。一度传言将到互联网公司担任总经理的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则在近日被“双规”。3、中国移动对微信态度在模糊化,头疼依靠自有力量狙击微信的路已经被堵上。接下来也只有两条道路可以走。向右,与微信合作;向左,拉拢腾讯的“敌人”做朋友,如同电信拉拢网易、360等公司一样。但中国移动目前的处境很难找到合适的“盟友”。由于中国移动在互联网业务有深厚的布局,与大多互联网业务都有竞争关系。除了浏览器并未涉足外,其他主流互联网业务中国移动均有所涉及。包括即时通讯/IM、门户、社区、地图、音乐、数字阅读、动漫、视频、语音识别、移动支付等。另外中国移动居高临下的态度和与互联网企业格格不入的机制,或许也会成为合作的阻力。最要命的问题是,中国移动就算找到下一个网易做为盟友,再推出一个“X信”又能如何呢?易信虽然获得了很多关注,但能否帮助电信和网易突围微信,依然很难说。业内人士大多认为勇气可嘉,机会渺茫。还有关键的一点是合作利益动机。中国移动就算能通过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合作,推出一个位居微信之后的即时通讯/IM,也只能跟现在的飞信一样。叫好不叫座,虽然有中国即时通讯/IM市场第二的地位,但依然不能给中国移动带来收入,每年还会消耗大笔的维护费用。但同时,自身的语音和短信收入依然会受到影响,信道依然会被大量占用。如果想模仿微信商业化路径,在通信之外攫取附加收入,对中国移动更是难上加难。据说,中国移动内部员工对于微信也有不同的态度。有人也会抱怨自有互联网业务的不给力,干不过微信。也有人至今未开通微信,却认为微信根本不足为惧,微信的强大是炒作。但更多的员工则是不置可否,在繁杂而琐碎的日常工作和KPI重压下,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思考真正的未来。“拿几级的工资,干几级的活儿,操几级的心。”某中移动基层员工对虎嗅说,“如何应对微信,或许是中国移动高层正在思考的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