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款iPhone不支持3D,各地区的产业发展规划加速出台

北京时间7月9日晚间消息,根据中国台湾地区媒体Digitimes报道,iPhone
11机型将全面移除3D
Touch功能,苹果也将在其供应链中新加入一位OLED显示屏制造商。

[到2021年,上海市5G发展将实现“十百千”的目标,聚焦10大垂直领域,形成100项行业应用标杆,培育1000个创新应用项目;5G产业将实现“三个千亿”的目标,即5G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应用产业规模均达到1000亿元。]

自工信部发布5G商用牌照后,各地区的产业发展规划加速出台。各地出台的5G产业发展规划中,在信号覆盖、商用节奏、产值规模等方面,呈现出南方领先于北方的特点。

由于Digitimes的报道时准时不准,对于相关消息需要持怀疑态度。

在5G牌照发放至今的一个多月中,各地都在推动5G网络的建设和应用推广。

6月初,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此后,上海、湖南两省市,以及济南等城市陆续出台了5G发展方案,对未来5G产业的布局做出了规划。

取消3D
Touch功能一直在酝酿之中。去年就有分析师称,苹果将不再为其设备生产压敏屏幕。iPhone
XR已经取消了3D Touch功能,不过这款iPhone不支持3D
Touch可能是因为价格因素。

中国信通院预计,2020~2025年期间,我国5G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将达10.6万亿元,间接拉动的经济总产出将达24.8万亿元。而在目前起步阶段,各地都在针对自身产业特点陆续出台扶持政策。

早在今年1月8日,河南省就已出台《河南省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北京、成都、杭州等地紧随其后,在5G牌照正式发放前,便陆续出台了5G产业发展规划。

即将到来的新一代iPhone,所有机型都可能不再配备压敏显示屏,也不再支持3D
Touch功能。在iOS 13中,苹果已经为这一变动做好了UI铺垫。

第一财经记者日前独家获悉,上海的5G产业发展和应用创新三年行动计划已在推进过程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5G牌照发布后,各地相关产业发展规划开始步入“快车道”。

Digitimes的报道中提到了触屏模块制造商TPK和GIS内的知情人士,它们均是苹果的主要供应商。由于新款iPhone内触屏模块的制造简化且元件成本降低,这两家制造商的盈利最终可能会减少。

华为青浦研发基地推动长三角5G发展

从后期发布的规划内容来看,基本都聚焦于对5G基站建设、应用创新场景等核心内容的部署,从而掀起了新一轮各地5G商用竞赛的风潮。

不过,就目前来说,这些供应商似乎很看好2019年下半年的发展前景,新款iPad、MacBook以及传统iPhone机型的触屏传感器订单还在持续涌入。

作为三大运营商首批试点城市,上海于近日印发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本市5G网络建设和应用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到2021年,上海要累计建设3万个5G基站,总投资超过300亿,培育100家5G创新企业。意见还提出,将制定5G应用创新和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

受访专家表示,基于5G通讯技术推动商用产业发展,是目前多地出台发展规划中的重中之重,但从技术升级到产业发展实际仍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如何推动技术提升与当地产业之间的融合,是当前不少地方发展5G应用产业,实现各自规划目标的一个关键。

在手机方面,三星一直是iPhone X、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内OLED显示面板的唯一供应商。(MacBook Pro Touch Bar以及Apple
Watch的OLED屏幕则是由LG生产,双方采用的工艺和屏幕技术略有区别)。

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张建明近日也表示,到2021年,上海市5G发展将实现“十百千”的目标,聚焦10大垂直领域,形成100项行业应用标杆,培育1000个创新应用项目;5G产业将实现“三个千亿”的目标,即5G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应用产业规模均达到1000亿元。

地方5G规划加速出台

但是,苹果并不想仅从一家供应商那里采购零件。考虑到生产问题,供应商单一化也是风险较大的一种做法,这就表明供应商在价格谈判中拥有更大话语权。因此,苹果想要实现供应商多元化的想法是合理的。

目前,上海已经开始在5G应用场景做尝试。从建设全球首个5G火车站,到建成全球首个行政区域5G网络,再到实现国内首台5G+4K/8K+VR腹腔镜手术直播,这些“首个”足以证明,上海的开发区以及IC、ICT企业的实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自工信部发布5G商用牌照后,地方的产业发展规划加速出台。

Digitimes表示苹果正在考虑将京东方纳入供应链中。然而,目前合作交易尚未最终敲定。

比如在浦东新区金桥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仅华为上海研究所就聚集了近15000名研发人员,业务主要包括无线网络产品、高端智能终端产品、芯片、车联网等产品的研发。同样,浦东张江的集成电路产业优势,也能够为5G通信芯片的研发提供支持。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全国范围内已有5个省、3个重点城市公布了5G产业发展的三年行动计划。其中,济南、湖南、上海三地更是在工信部正式发放牌照后,第一时间就推出了各自的产业发展规划。

苹果预计将在今年秋天推出不支持3D
Touch功能的iPhone阵容,时间大约在9月的媒体活动上。

基于这些已有的产业基础,业内专家认为,上海未来围绕自身产业特点可以在5G关键芯片和5G智能终端上继续突破。

6月6日,济南市公布了《济南市促进5G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1年)》。6月20日,《湖南省5G应用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正式发布。

中国信通院华东分院首席规划师贺仁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海利用已有的集成电路产业综合优势,可以继续聚焦5G通信核心芯片,加大对5G基带芯片、射频芯片等的研发力度。而上海已有的通信龙头公司的研发能力,也可以带动上游产业同步发展。

最近发布行动计划的是上海。7月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本市5G网络建设和应用的实施意见》正式发布。此外,四川、云南两地的5G发展计划已完成拟定,即将公开征求意见。

此外,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落在长三角示范区的华为青浦研发基地,也被看作是推动上海乃至长三角5G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布局。

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各地表述不一,但都将2020年当做5G发展的关键节点。其中,省级层面上海、广东两地,城市层面杭州、成都和济南三地都提出2020年实现重点区域5G全覆盖,实现大规模商用的目标。

今年1月,华为青浦研发基地顺利摘牌,此次摘牌的项目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科创走廊建设的发展主轴,总用地面积近100公顷,总投资近100亿元,将打造成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具有领先地位的研发中心。

在信号覆盖和商用节奏上,湖南和河南两个内陆省份稍显谨慎,二者推动5G网络运用落地的时间相对靠后。其中,湖南提出2022年完成5G区域全覆盖,河南则计划在3至5年内实现大规模商用。

总用地面积近100公顷,也就是比目前华为松山湖本部还要大。根据上海市青浦区政府7月9日发布的消息,华为研发中心完成土地出让并已顺利开工建设,上海海思公司已实现纳税4400万元,完成产业链招商5户。

5G要能够进行大规模商用,前期离不开以基站为核心的设施建设,这也是此次各地在发展规划中着重部署的核心内容之一。在目前各地出台的5G产业发展规划上,基本呈现出沿海多于内地、南方先于北方的特点,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梯度基本一致。

与之配套的是今年2月发布的《青浦、吴江、嘉善2019年一体化发展工作方案》,提出三地将推动华为青浦基地和人才公寓基地年内开工,促进亨通光电、京东方等华为核心供应企业共同打造万亿级信息产业集群。

统计数据显示,当前阶段首批试点的18个城市中,上海、广州已经具备了500个、200多个5G基站,遥遥领先其他城市。而在长期规划建设上,上海和广州也先行一步,计划在2021年建成基站3万个、17万个。其他城市紧随其后,杭州和成都也分别提出了到2022年建成3万、4万个基站的目标。

“如果说未来华为将终端、无线、海思等产业重点全部放到青浦园区,我国整个通信行业版图也会随之产生一些变化。”工信部赛迪顾问信息通信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申冠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5G产业链除了华为、中兴、诺基亚贝尔这些通信公司,主要包括了基站射频、光通信器件两部分。光通信在江苏南部非常密集,基站射频在长三角虽然也有一部分,但主要还是在深圳。

同时,这一产业规划的总体分布特征还体现在各地5G商用产值规模的计划上。

申冠生表示,结合华为上海研究所集聚的无线和终端等主力,青浦研发基地未来应该更多带动的是长三角研发的通力通作,比如说华为5G终端要用京东方的面板,基站要用光通信器件,就可以和周边的亨通光电、京东方一起研发。

记者注意到,从已经公布的发展规划来看,广东省提出2020年5G产值超3000亿元,2022年超万亿的目标,成为目前发展5G产业最“信心满满”的地区。其次是北京、杭州,同时提出实现5G产业实现收入2000亿元。上海则与湖南处于第三梯队,在2021年实现5G产值超1000亿元。

建基站、推应用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内陆的河南省,以及四川省成都市出台的5G产业发展规模和速度均不及沿海地区。河南强调产业规模超1000亿元的目标,建立在“经过3-5年努力”的基础上。

根据中国信通院的《5G产业经济贡献》,预计2020~2025年,5G网络总投资额在9000亿~15000亿元,同期电信企业5G业务收入累计将达到1.9万亿元。前景是可观的,但专家也表示,如今我国的5G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

赛迪智库无线电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彭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地区当前出台的5G产业发展规划,都是在自身产业基础上提出的。因为5G的运用不再是简单的通讯网络技术提升,而是基于技术带动诸多产业发展为核心要义的升级,通讯技术升级与现代产业基础,成为众多省市、城市出台发展规划的重要基础。

“基于通信业本身的特点,5G较高的网络建设成本导致投资回收周期略长,可能在网络稳定覆盖后的2~3年才开始收回成本。”申冠生对记者表示,5G目前属于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和企业为主体的趋势。

“从基础上来说,不管你是第几代通讯技术,5G产业发展规划最终还是要在各地的产业基础上进行制定。”彭健告诉记者,从我国制造业发展的基础来看,当前出台的5G产业发展规划,也与东部沿海、南方产业基础相对较好的分布特征有关。

就目前进度来看,5G首批18个试点城市都已出台相关政策,例如《北京市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提出,到2022年,北京市5G产业实现收入约2000亿元;《成都市5G产业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到2022年,成都要成为全国重要的5G资源聚集地,千亿规模全国5G产业发展高地。

各地争夺5G行业标杆

运营商方面,2019年,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5G总投资在310亿左右。6月商用牌照发放后,三大运营商表示今年将分别在至少40个城市覆盖网络,并在部分城市推出5G服务。

在各地出台的5G的发展规划中,加快推动产业发展无疑成为其中最关键的部分。不过从目前各地公布的发展规划来看,不同地区的产业运用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近日表示,2019年,中国移动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超过5万个5G基站,在超过50个城市实现5G商用服务。

记者梳理发现,北京、上海、广东、河南、湖南五省市,以及杭州、成都、济南3个城市均提出了“5G+4k”的超高清视频创新应用。其中,有6个地方的发展规划中提出了“5G+医疗”、“5G+公共服务”,4地提出促进5G和自动驾驶、工业互联的融合发展。

此外,在5G应用方面,如果说网络建设是基础,那应用创新就是根本。尽管5G手机还未迎来更换节点,完成基础网络的铺设也还需时间,但各地都已开始联手运营商、设备商同步展开应用场景的落地。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上海、杭州分别提出依托冬奥会、进口博览会、亚运会等重大属地活动,推动超高清视频产业和5G产业协同发展的计划,成为地方上运用5G技术的重要载体。

根据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的定义,5G具有三大典型应用场景,包括eMBB,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大规模物联网业务;URLLC,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北京和济南分别提出了5G在自动驾驶、无人机方面的应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与当地产业发展情况息息相关。

其中,车联网、智能制造、高清视频等几个垂直场景,也在我国5G应用场景落地中被多位业内人士提及。以车联网为例,工信部部长苗圩就曾表示,5G最大的应用是移动状态的物联网,而移动物联网最大的市场可能是车联网。

目前,北京开放了自动驾驶测试道路44条、里程123公里。7月8日,首个封闭测试场在北京正式对外开放运营。今年5月30日,全国首个省级无人机维保中心在济南落地。

申冠生对记者表示,目前长三角可以说是全国发展车联网的重点区域,比如上海有我国首个智能网联汽车试点示范区,无锡有世界首个车联网城市级开放道路示范样板。此外,上海未来5G应用的垂直领域中,智能制造也非常关键。“上海的大型装备企业、船舶业以及智能制造公司都很需要低时延的5G网络,在5G商用牌照发放之前,上海的一些工厂就已经开始试点使用场景。”

招商证券相关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从2019年开始,伴随着5G投资开启,VR/AR、智能驾驶等技术有望在5G落地后取得新进展。可以预见的是,超高清视频、工业制造、自动驾驶、医疗、无人驾驶、VR技术等领域,将基于5G融合发展,在未来行业发展的三年时间内迎来发展的关键期。

申冠生进一步分析,5G首批18个试点城市还是呈现以东部城市为主的趋势,但最新的40城计划公布后,可以发现5G布点是全国各地都有,但在场景应用和产业发展上还是经济发达的地区更为显著。

在上述产业运用的规划方面,记者梳理发现,当前杭州、广州、上海等地方已经成为先行城市,围绕“5G行业标杆”暗自较劲。

此外,国盛证券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刘高畅告诉记者,除了车联网、智能制造,5G还会推动AR/VR、边缘计算的发展。目前已经披露的科创板受理企业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占了近四成。下一步,和5G相关的云计算、集成电路等公司会持续涌现出来,成为科创板的后备军。

其中,杭州率先提出了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5G第一城。广州则基于全省的产业基础,以及在关键核心技术方面的创新能力,提出“形成世界级5G产业集聚区和5G融合应用区”的产业发展目标。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基于5G的技术升级运用期望远要比4G多得多,尤其是在杭州等数字经济发展较快、产业发展基础较好的地区,基于5G的产业发展规划,更是成为新时期现代产业发展的重点布局对象。

“但关键的是,技术升级与产业运用之间目前还存在着一定壁垒。”潘毅刚告诉记者,从5G通讯技术的升级到落实产业运用,推动新时期数字经济等现代经济的发展,这之间还存在较大的融合发展过程。如何推动技术升级与产业运用的融合,这是当前多地明确提出5G发展规划后,要实现各地规划中有关5G产业发展目标中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