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在推动华为云服务等核心业务上被寄予厚望,中国移动政企业务体系庞大

据外媒报道,由于眼下的贸易战,新加坡的芯片制造商开始放缓它们的生产,以此同时还裁员数百人。据悉,该行业在去年占新加坡制造业产出的近1/3,现在这一情况加剧了人们的预期,即出口导向型经济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进入衰退阶段。

华为搭建“云城”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国移动多位内部人士处独家获悉,酝酿半年多的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拆分终于要落地。对于此次拆分政企分公司,一位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在朋友圈写到,“集团政企公司与地方省政企公司,近十年争利的局面终将结束。”

长期以来,为从手机、汽车等各种产品制造微芯片一直是新加坡成功的关键。新加坡是一个贸易小岛,被视为全球经济的风向标。

李娜

中国移动政企业务体系庞大,去年全年收入700多亿元,但也长期存在集团与省级“争客户”的现象。此次调整,也是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上任之后的首次内部组织大调整。

新加坡半导体工业协会执行董事Ang Wee
Seng表示:“我们已经看到,这次衰退有所不同。”

[目前包括东方通、用友等在内的25家企业完成了与鲲鹏云服务兼容性测试的认证。]

内部人士透露,分拆后中国移动在全国的政企业务将呈现“一总二横三纵”格局,一总为集团政企事业部;二横包括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苏州研发中心(中移苏州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三纵包括中移上海产业研究院、中移成都产业研究院、中移雄安产业研究院。

Ang指出,他正在做最坏的打算,并让他的员工待命进而帮助任何被解雇的员工找到新的工作。

半年前,华为“芯片家族”迎来了一位新成员鲲鹏,这是一颗数据中心处理器芯片,特别之处在于基于ARM架构授权,由华为自主设计完成。在英特尔的X86服务器出货量高达九成的市场现状下,华为发布的这颗芯片引发了产业界的高度关注。

“互联网公司半年一小变,一年一大变,运营商组织架构也应变一变。”来自中国移动政企体系的李彤表示,这样才能避免组织结构本身造成的内耗,适应5G垂直行业化的趋势。另外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高管刘永华表示,此次中国移动to
B转型,更是为了解决政企业务一直存在的“身子很大头特别小”问题,新成立的集团政企事业部配备人员将超千人。

utac.png

在当时的发布会现场,华为高管并不吝啬地将“业界性能最高”的评价放在了这颗芯片上,但也小心翼翼地表示:“华为不是要与英特尔竞争,鲲鹏芯片不对外销售,只用于华为自己的服务器和云。”

根据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政企客户分公司(以下简称政企分公司)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前身为中国移动总部集团客户部,是中国移动下属负责面向政府、企业客户市场经营的专业化公司,业务领域覆盖了专线、IDC、云计算、企业融合通信等各类企业通信和信息化产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芯片测试和组装公司UTAC CEO John
Nelson也告诉媒体,他已经在新加坡启动了一项“整合程序”,即到年底可能会在新加坡裁员10-20%。由私人股权公司TPG支持的UTAC在全球拥有10280名员工,其中新加坡大概有1700名。

但在华为内部,如同麒麟芯片对于华为手机的意义,鲲鹏在推动华为云服务等核心业务上被寄予厚望。

“最早是集团客户部,管理全国各省份的集团客户业务。后来为了专业化运营就成立了很多专业公司,包括整体公司,现在算是一个轮回。”李彤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2年成立的政企分公司以专业公司的层级出现,与其他专业公司以及省级政企部门属于平级状态,很多事情需要集团来协助管理。

Nelson表示,他们正在采取适当的行动以确保其在新加坡的业务拥有一个未来。另外,他还补充称,他们还可能增加工厂关闭和工人无薪休假的天数。这位CEO指出,尽管这一行业在全球范围都遭受着痛苦,但由于租金、工资和公用事业等管理费用高昂,新加坡的问题则被进一步放大了。

在近日的一场峰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为了支持鲲鹏产业生态的建设和发展,华为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投资30亿元人民币来发展鲲鹏产业生态。而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随即表示,首批投入1亿元生态资金用于支持华为云鲲鹏凌云伙伴计划。

李彤告诉记者,延续多年的政企分公司一直与各省的政企业务部门存在利益冲突,面对同一个目标客户,好比是两家商业公司在竞争。现在成立集团政企事业部后,变成集团的部门,管理起来全国政企市场将更统一,从以往的一个专业业务的公司变成了一个职能管理的部门。

不过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的林国强Lim Kok
Kiang表示,尽管半导体行业面临挑战,但新加坡在该行业仍具有竞争力并一直在吸引投资。“全球经济环境走弱影响了出口导向型行业的国际需求,半导体行业也不例外。”

据记者了解,目前包括东方通、用友等在内的25家企业完成了与鲲鹏云服务兼容性测试的认证。

“之前虽然也有但是省里不听,听也没关系,因为大家都是平级的。”李彤介绍,现在政企事业部比之前的政企分公司权力更大了,对省里有发文权、指导权,更重要的是有了管理考核权。

行业协会SEMI预计,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量将下降12-13%,这将是自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的最大降幅。

Forrester首席分析师穆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立生态充满挑战,而多样性计算的生态尤为不易,需要技术、业务共同发力,需要极大的投入,但是机会也是明显的,将会为生态链上的玩家提供更多选择,创造全新商业机会。

刘永华透露,之前公司比较强调专业运营,把相关总部的职能部门改造成专业公司。“从职能部门变成一个独立公司,会运作更快,对自己负责任,财务独立,并且可以扩张它的生产能力。”

苹果供应商AMS 则是今年在新加坡裁员的另外一家公司。该公司发言人Patricia
Moosburger在回复媒体的提问时指出:“我们确实有在新加坡裁员,以此来适应今年上半年消费市场更为疲软的需求趋势和反映制造业效率的提高。”

在强手林立的计算领域,华为正在撕开一个口子。

但也造成了这种管理模式下,对全国的调度能力下降,它只会关注自己公司本身运作。“它自己只算小账不算大账,中移动8000亿元的营收,总得有人考虑大盘。”刘永华表示。

Moosburger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新加坡媒体报道称,该公司裁员人数多达600人。

在近日举行的鲲鹏计算产业发展峰会上,华为正式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投资30亿元来发展鲲鹏产业生态。

记者同时了解到,中国移动集团政企分公司做行业产品的人员将划分到三个产业研究院,这意味着这些人员将从北京,远赴上海、成都、雄安等地工作。“改革嘛,人随事走。”李彤感叹,其所在的部门已经有同事在北京居住而工作在雄安。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半导体行业占新加坡制造业总产出的28%、电子产品产量占76%。

华为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鲲鹏处理器相当于服务器中的“大脑”,涉及的合作领域众多,包括服务器与部件、虚拟化、存储、数据库、中间件、大数据平台、云服务、管理服务、行业应用九大领域。目前已经有超过80家合作方的应用往鲲鹏云服务上移植。

内部人士透露,中国移动集团政企分公司做行业产品的人员将划分到三个产业研究院,集团政企事业部将保留产品一部、产品二部以及重点客户部,市场部政企处划归政企事业部,中移智行划归中移上海产业研究院。

为半导体企业提供零部件和服务的Aldon Technologies Services Group的Allen
Ang表示,由于新加坡的大部分产出都是出口,所以跟它中国台湾、韩国等芯片制造中心相比其更容易受到冲击。Ang估计,新加坡工厂的平均开工率将比去年低10-
15%。

这几年,数据的爆发俨然让服务器芯片市场成为当下利润最为丰厚的市场,此前包括高通、三星和NVDIA等都曾跃跃欲试,但始终未能撼动英特尔强大的市场地位。

政企分公司刚成立的2012年,正处于中国移动3G建设的萌芽阶段,3G基站数达到28万个,4G试验基站为2万个。当时,中国移动的政企业务的发力还仅仅是重点面向集团客户发展光纤宽带接入能力,政企业务收入为260亿元,被分类到“其他营收中”,政企业务还并非“站在舞台中央”的业务。

此外,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加坡6月份出口跌到了6年以来的低点,其主要原因是电子产品出口萎缩了31.9%,创10年来的最大降幅。

西南证券电子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服务器是一种高性能计算机,作为网络的节点,存储、处理网络上80%的数据、信息,因此也被称为网络的灵魂。服务器最核心的部位就是服务器芯片,可以说是整个服务器的大脑,技术难度大。根据DRAMeXchange数据,目前全球90%以上的服务器用的处理器为英特尔主导的X86架构,华为鲲鹏芯片的推出对于国产服务器水平的飞跃起着关键作用。

同在2012年,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正式在重庆挂牌。2014年,中国移动在苏州成立研发中心,专注云计算、大数据和IT支撑系统。去年9月份,中国移动产业研究院揭牌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聚焦5G以及AI生态等方面。

ING经济学家Prakash
Sakpal表示,最新的出口数据表明,新加坡的电子产品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亚洲国家蚕食。他指出,新加坡的表现既不及韩国和中国台湾,也不及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

而来自中信建投的一份研报指出,目前华为的核心技术已经可以不依赖海外厂商完全做到独立:芯片端CPU替代Intel、AMD;AI芯片替代英伟达、AMD;操作系统鸿蒙可应用于PC、手机以及物联网等各领域实现对Windows和安卓等操作系统的替代。在几大最为核心的IT计算领域均实现了国产化突破。

新技术越来越催生中国移动设立更多的专业化公司,而集团层面的顶层设计也迫在眉睫。刘永华表示,此次中国移动政企业务大调整的主要核心是强化对政企、to
B市场的一个指挥调度。

不过UTAC的Nelson表示,尽管公司削减了开支,但他们仍选择在新加坡投资数百万美元来为新客户和项目提供设备,其中包括下一代的移动通信5G网络。“我不认为这一切都很糟糕。隧道的尽头则是光明。”

对于是否要替代英特尔,华为的高管此前曾对记者表示,华为不是要与英特尔竞争,更不会替代,布局芯片主要是看到了由于数据多元化带来的计算多元时代,并且鲲鹏只是其中的一颗芯片。

刘永华介绍,目前中国移动总部市场部有一个集团客户管理处,名义上是由他来调度指挥全国的to
B市场,但是一个处级架构级别,且不足十人,所以是远远不够的,根本调动不了全国整盘棋,就会造成“身子很大,头特别小”的现象。

计算产业的发展先后经历了大型计算机、小型机、X86服务器阶段,下一个阶段将进入多元算力阶段,这对华为也是挑战。

“5G时代,政企等行业市场是天下粮仓。”李彤告诉记者,中国移动政企业务如此调整,更主要是为了迎接5G垂直行业化的趋势。

在这次的鲲鹏产业峰会上,鲲鹏云的推出被视为华为加快云生态落地的信号。

刘永华介绍,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二横”是为专注应对5G、IOT、云基础技术。“三纵”中上海研究所负责工业、交通、金融5G等行业应用,成都研究所负责教育、医疗、农商等5G行业应用,雄安研究所负责党政军、智慧城市等领域的5G行业应用。

此前,华为将鲲鹏920芯片的应用场景圈定在了异构计算、大数据分析、分布式存储等领域,这些领域其实均指向了需要大规模算力场景的企业数据中心或云数据中心,例如华为云、华为私有云及企业桌面云等。

刘永华同时透露,此次政企业务大调整公司决策会已经过了,大概接下来一两个月会开始执行,先将领导班子搭好,再进行其他人员调整。

郑叶来在上述鲲鹏产业分论坛上表示,2019年6月,华为对外运营的云服务及软件单月收入同比2018年6月增长5.5倍,华为云规模客户数增长了33倍。

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之前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总经理为戴忠担任,新成立集团政企事业部由谁负责,还不清楚。

“在国内多个行业,例如互联网、点播直播、视频监控、基因、汽车制造等行业,华为云已实现大突破。从具体数据上看:互联网Top50企业中,有30家选择了华为云,如新浪、网易等;点播直播Top10企业中,秒拍等6家上了华为云;基因领域Top15企业中,超过85%使用华为云,如华大基因、金域医学、未来组、诺禾致源等;SAP上华为云的客户超过150家,在全国云服务厂商中居首位。此外,国内十大汽车厂商都在用华为云。”郑叶来对记者说。

刚上任董事长不到半年的杨杰选择了动刀政企业务线,政企业务也被看作是中国移动未来增长的主要机会。根据国资委举行的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责任书的签署会议,中国移动2019年度合计净利润目标为较上年增长12%。在现在的局面下,利润增长12%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数字。

在他看来,海量智能终端的数据应用需要一个新的云架构生态系统支撑,ARM架构能很好地支持应用移动化和终端化的需求。

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政企市场相对来讲,比中国电信还是要弱一点,组织结构调整肯定是市场重新布局。”杨杰原是中国电信的董事长,中国电信的政企业务在三家运营商竞争中一直占据优势。

穆飞则对记者表示,云计算可以为创新者加速落地进程并降低成本。对于生态的繁荣可以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华为在ARM计算生态加大投入是对多样性计算的贡献,希望未来可以看到更多的业务场景。

根据2018年年报,中国电信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5.9%,中国电信以政企等为代表的新兴业务收入占服务收入比已经达到了51.9%。在寻求新业务转型方面,中国移动较之中国电信落下不少。刘永华向记者介绍,中国移动苏州研究中心将改革为移动公司的云能力中心,对标中国电信的云事业部。

但也要看到,随着云计算与更多应用场景的需求变化,对服务器芯片的发展也越来越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多种数据类型和场景驱使计算架构的优化,多种计算架构的组合是实现最优性能计算的必然选择,但生态的搭建需要产业链合作伙伴的共识和推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杨杰到中国移动之后,他抓的第一个事,或者是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政企架构改革,其他的仅仅还是在提理念阶段。”在刘永华看来,重视to
B市场,是近两年来的行业趋势,尤其是随着to C的消费互联网市场饱和,to
B的产业互联网是蓝海,也是新的增长空间。组织跟随战略应该灵活调整,与BAT相比,运营商的组织架构调整算慢的了。

(文中李彤、刘永华为化名)

每经记者 刘春山实习编辑 汤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